雨林中的心灵医院 秘鲁死藤水疗癒之真实体验

一个月前,我到了参加了十二天的死藤水疗癒。 亚马逊河一景回来之后,我一直试着想要写下所有的经历。然而却迟迟无法把那些感受与体悟化为文字,同时又一直想着该如何解释给读者。 随着日子渐渐过去,那些感受也被现实生活所埋没,我忙着组织所体认的一点一滴,就像散落的碎片,需要一块一块重新拼凑起来。另外也忙着让自己专心,抗拒着四面八方而来的各种讯息。然而在分享这趟旅行之前,首先我想先写下结论:我不会歌颂死藤水,也不鼓励把死藤水当作人生体验,但是我肯定死藤水所给予的教导与古老疗法的智慧。之所以会花这么多时间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希望能够以我自身的经验及学习,传递正确的资讯。随着越来越多人到秘鲁旅行,萨满和死藤水的各种文章、影片也越来越多,我自己在出发前和回到现实中,都持续地阅读各种关于死藤水的中英文资讯。很多人会说:『死藤水改变了我的一生』,鼓吹死藤水有多神奇,也有人以轻蔑的态度把死藤水仪式当作迷幻药或是一趟超现实的观光体验,而慕名前往秘鲁寻找萨满成为一种趋势,实际上也改变了这个传统疗法的地位。我发现很多关于死藤水的分享都没有提及到喝死藤水存在着相当程度的危险性,随着死藤水仪式越来越盛行,疗癒所带来的风险与其代价却没有好好地被重视,这也是我想透过文章让更多人了解的原因之一。在美国、加拿大甚至是欧洲都有半公开死藤水仪式(在这些国家是违法的,即使是在台湾省的山林里也有人在做死藤水仪式),而近年关于死藤水的死亡案例也逐渐攀升,这些案例都是因为不正确的资讯及死藤水逐渐商业化之后带来的许多危险,例如利慾薰心的假萨满藉机诈财、强暴或是因使用不当、混用药物而造成死亡。我很尊敬的一位疗癒工作者米拉也曾经写过关于一文。其中提到了在尝试死藤水之前,应该要有相当程度的身心灵训练,并且事前的準备是非常重要,精神状态不够稳定、没有正确地遵守死藤水的斋戒、甚至是以敬畏的态度来看待死藤水,都是相当危险的。并且最重要的是,决定喝死藤水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不论你是对死藤水有兴趣,甚至在计划前往秘鲁的人,或者对于死藤水毫无概念、觉得这种仪式根本是装神弄鬼的人,也或者是走马看花探究这个神圣仪式的人,但愿能够透过我的文字,让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破除原有的迷思,可以用更宽广的角度来看待死藤水。对我来说,能够有机会到秘鲁的雨林里参与死藤水仪式,并体会到此仪式的神圣与力量。同时学习到以完全不同的角度来看世界,这一切的经历对我都是充满感激的。有一部我很喜欢的死藤水纪录片《ThelastShaman最后的萨满》片尾主角詹姆士的总结:「Idon’tthinkayahuascaistobeworshiped.Idon’tthinkayahuascagivesyouanythingthatyoudon’talreadyhaveinyourself.Andthatwasamessagegiventomefromtheplantspirits.That,IholdthekeyinmyselftowhateveritisIneedtodoinordertogetwell.」(中译:我认为不应该崇拜死藤水,我认为死藤水所给予的全都早已存于你的内在,这是植物之灵给我的讯息。

发表评论